智慧林业的前奏曲:林长制来了

聚恒信 2022-04-17 21:08:00 views

湖北自2021年底,全面推行五级林长制,根据实施意见,到2025年,湖北全省森林覆盖率要达到42.5%,森林蓄积量要达到4.9亿立方米,湿地保护率要达到55%,湖北省已将林长制督导考核纳入综合督查检查考核范围,考核结果作为地方有关党政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和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重要依据。

 

截止2021年1月,全国已有23个省市施行林长制,通常分为省、市、县、乡、村级林长,每一级由当地规划具体权责,其核心目标大多可概括为“落实、督导、定责”,要管人、管事件、管林地、管资源,在省市级林长的规划推行下的层级管辖下,完善自身的工作职责与工作目标。

 

随着全国多地1、2号林长令发布,多地新闻中多次出现需要大量的基础数据来梳理落实各级林长的区域划分以及权责管理的需求,所谓林草兴则生态兴,森林、草原、湿地、荒漠四大生态系统以及自然保护地体系集中管理与林业草原部门,庞大的数据采集和多字段的数据归整导出让信息化手段的融入成为一件极具挑战性的工作,在聚恒信多年服务的乡县业务中,我们深切体会到,每单个各林区的数据流都能数以万计或数十万计,而未来林长制所需要的多重深度的管控手段,就藏在这不计其数的数据流之中。

 
 
 

大数据与科技手段

助力林业管理

 

01

航飞已是外业普查常用手段

 
可应用于森林督查、林地更新、疫木除治、植树造林等的无人机航飞,因其效率高、成本低、省人力、等优势逐渐得到各地认可。乡镇获取管辖林地的第一手资料,就是有一个高清全面的外业航拍卫星影像图,通过无人机航飞拍摄的卫片,将规划区域的DOM影像图通过航拍收集起来,并用拼图软件处理形成一整张无缝的正射影像图,可清晰地看林地基本单元-林班小班里当天的地面情况,作为项目规划前期的工作依据。
 
 

02

本地化信息库的建立

 
省级面对县级的多面需求时,从层级管理上较难解决乡县实地面对的问题,乡县村所面临的实地情况较为复杂,施工任务和人员调配是一线管理人员的难题,任务分配及数据大多是由县一级的去进行下发和统计的,有些地区率先摆脱了纸质化,采用大数据系统进行数据收集和数据统计,有了历史的数据库作为回溯,有据可依,有迹可循,本地林长制会更易施行。
 
 

03

流程环节全监察

 

当疫木范围通过航飞影像图进行标记后,施工队将正式进山进行除治工作,采集除治后的伐桩信息和处理方式,再到疫木处理是就地打堆焚烧还是下山集中处理,这是在疫木除治的最后关键阶段,其中疫木的最后流向涉及到众多不可控因素,如果能将伐堆、处理、运输车辆、运输人员等都通过流程进行记录,成为数据字段信息上传至数据平台,由管理账号统一查看,在疫木除治上做到疫木流向监管,那么这将很大程度上帮助村级林长降低所属辖区的疫情复发的可能。

现在在湖北一些地区已经通过大数据系统进行疫木流向管控,并先行取得不错的成果。

 
 

04

数据带动智慧林业

 

智慧林业的“智慧”两个字主要体现在对未来的一种掌握,要掌握森林生长的未来趋势感,是一个多维度的数据因素:

气候特征要了解大气的湿度、温度、风速、风向、降雨量、平均气温、光照参数等;

土壤特征是通过土壤感知器,包括土壤的氮、磷、钾、PH值、有机质含量、厚度等;

地势变化是通过二调数据,或者航拍、雷达等进行坡度、坡向、坡位等地形变化数据。

当地森林管理属性,包括林种、树种、树种比例,小班里面的NDHK(N密度、D平均胸径、H树高、K混交比)。

森林保护通过建立完整的数据库,合理的监控防控措施(网络覆盖、摄像头等),对林火、病虫害问题都要进行掌握。

 
 

05

大数据后台互联

 
数字化、信息化在林业上的发展是有进程的,从早期的文档记录到现在的信息化再到未来实现的真正智慧化,每一个阶段都会有提升效率的产品问世,林业局所负责的林地更新、植树造林、森林病虫害、样地调查等多种建设工程。但很多林业局的防火数据,病虫害防治数据、造林数据、资源数据、都很难统一起来,对智慧林业的成长造成了阻碍。
未来大数据平台下的系统,将会更加细致,方便各级林长的工作管理,用足够的数据来对难以明确的疑难环节进行精准管控,在成熟乡县级数据平台上进行统一,在整个林业局的系统框架下来进行服务,这是我们认为建设智慧林业的方向,也是需要我们需要不断深入林业工作的原因。
 
 
随着林长制全域覆盖,信息化手段在各省份不同程度的应用,国家将能加强林草部门基层基础建设,实现山有人管、林有人造、树有人护、责有人担,从根本上解决保护发展林草资源力度不够、责任不实等问题,让守住自然生态安全边界更有保障。
扫描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027-59766062 扫描微信 1312086961 1312086961 1312086961